<i id='y0nx7'><div id='y0nx7'><ins id='y0nx7'></ins></div></i>

<i id='y0nx7'></i>

<code id='y0nx7'><strong id='y0nx7'></strong></code>
<fieldset id='y0nx7'></fieldset>
    <dl id='y0nx7'></dl>

    1. <tr id='y0nx7'><strong id='y0nx7'></strong><small id='y0nx7'></small><button id='y0nx7'></button><li id='y0nx7'><noscript id='y0nx7'><big id='y0nx7'></big><dt id='y0nx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0nx7'><table id='y0nx7'><blockquote id='y0nx7'><tbody id='y0nx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0nx7'></u><kbd id='y0nx7'><kbd id='y0nx7'></kbd></kbd>

        1. <span id='y0nx7'></span>

          <ins id='y0nx7'></ins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y0nx7'><em id='y0nx7'></em><td id='y0nx7'><div id='y0nx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0nx7'><big id='y0nx7'><big id='y0nx7'></big><legend id='y0nx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專訪俞杭英:《野生廚房》成長記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3

            打造過《奔跑吧兄弟》等多檔知名節目的業內資深制作人俞杭英,2017年4月從浙江衛視離職後,創辦瞭原子娛樂。團隊在去年與騰訊視頻合作打造瞭全球首檔遊戲IP自主研發的實景真人對抗賽《王者出擊》後,今年又聯合芒果TV獻上瞭國內首檔美食探尋真人秀——《野生廚房》。

            在第三期節目上線後,俞杭英在微博上發佈瞭一篇“遲到的開播手記”,她寫道,“節目就像一個孩子,褪去瞭初生時的皺褶,漸漸舒展成瞭我們希望它成為的樣子。”本周六,《野生廚房》已經在芒果TV上線瞭第九期。影視產業觀察與節目總制片人俞杭英、總導演黃磊進行瞭一次對話,獨傢揭秘《野生廚房》從“初生”到“長大成人”背後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“美食+旅行”開創“野綜”新品類

            《野生廚房》最初開始創意是在今年3月份,正是萬物復蘇的春天。俞杭英團隊一直都想做一些垂直類節目的探索,此次從美食大類入手,再與團隊擅長的旅行類節目相結合,便有瞭這樣一檔走出去的美食節目。

            不同於傳統的美食節目,也不同於在單一地點的觀察類慢綜藝,《野生廚房》探尋式的公路片形態令人眼前一亮。“我們是帶著客人一起走出去探索更多未知的世界,有很強的行動線,每一期都在換不同的地點,不同的食材,遇見不同的人”,俞杭英介紹道。媒體更用“野綜”這一新的類別來定義這檔節目,那麼《野生廚房》究竟“野”在哪裡?

            “這個名字讓人第一時間就聯想起最新鮮的,上面還帶著水的那種食材”,總導演黃磊這樣定義“野生廚房”,也正是這個題目給團隊提出瞭史無前例的高要求。不能是城市、城市郊區、公園、景區,必須是原生態的環境,又必須有食材,食材又必須由藝人親自體驗或獲取,還需要有合適的地點可以作為露營地來做飯……多重條件疊加之下,場景的選擇極其嚴苛。

            黃磊透露,團隊光是前期踩過的地點就有幾十個,所有地點的選擇都以“當時當地”為原則,而“時令”又是一個轉瞬即逝的東西。重慶山林裡的大腳菌和海椒,撫遠的大馬哈魚,海南的椰子雞……為瞭在最佳的時間段吃到當地最具代表性的食物,團隊天南海北地追趕時令,幾乎跑遍瞭全中國。

            十二月對於外景節目來說是一個“死亡日期”,對於需要新鮮食材的《野生廚房》來說更是。團隊在把安徽、福建、廣州一帶的地點都踩遍瞭之後還是沒能找到滿意的場所,最終決定前往東北拍攝冰雪,這將在本季最後的兩期節目中呈現,盡管在零下幾十度的東北拍攝,要克服巨大的制作難度,光是發電機就凍壞瞭六臺。但在俞杭英看來,這些努力都是值得的,因為這樣才“夠野、夠自然、夠極致”。

            《野生廚房》場景的“野”深入人心,而藝人獲取在菜市場買菜、去村民傢裡借廚具的方式卻受到瞭部分網友的質疑。在大部分戶外真人秀都在人為地給嘉賓設置困難的情況下,《野生廚房》摒棄瞭過往的老套招數,本身就是一種“野系”操作。在俞杭英看來,在真實的、不加幹預的環境中,嘉賓無論是在馬路邊向村民購買特色食材、借用大理石石板烤肉,還是親手挖取食材、搭建灶臺,都是合理的。而在與當地環境、居民、食材接觸的過程中,藝人們卸下防備呈現出最自然松弛的狀態。

            讓嘉賓釋放出最本真的自我,是真人秀所追求的也是最稀缺的東西,《野生廚房》做到瞭。節目所要表達的“野”,是每個人發自內心的野,是一種不拘泥於形式的真實狀態,正如某一期《野生廚房》的節目花字所說的那樣: 一路走來我們努力追尋最“野”的自己,卻悄然發現最“野”的自己就是最純真的自己。

            一部動態生長的“野生西遊記”

            除瞭“當時當地”的美味,《野生廚房》的另一大核心便是節目中的嘉賓。在節目籌備初期,俞杭英腦海裡第一個浮現的嘉賓人選就是汪涵。節目組探尋美食背後文化故事的理念與汪涵不謀而合,雙方迅速達成瞭合作。

            精通各地方言、燒得一手好菜的汪涵讓節目的氣質得以浮現,在這位“靈魂人物”的基礎上,團隊選定瞭綜藝感較強的李誕和富有行動力的林彥俊組成瞭“野食三兄弟”。團隊最初也擔心過這“三個糙漢子”的磨合,好在三人都對與外界的人、事、物打交道充滿興趣,作為70、80、90三個年齡層的代表碰撞出瞭不一樣的化學反應。

            “田螺姑娘”薑妍的加入可謂是神來一筆,其大方爽朗的性格和高超的廚藝賦予瞭節目不一樣的色彩。俞杭英用西天取經的過程來形容人員的增加,“三個人突然碰到瞭一個很會做飯的美廚娘,得到瞭三位男士的高度評價,慢慢被吸收到這個團隊當中。”

            而歐弟的回歸也是不期而遇的最好安排。與汪涵有著深厚情誼的歐弟,跟林彥俊又有著臺灣地區的相同生活經歷,加上其自帶的綜藝感,完美地承擔瞭節目組預設的角色。至此,節目形成瞭非常好的固定班底,“傢裡有爹又有媽,還有兩兄弟”,俞杭英這樣形容。

            第八期的“森林之王”納卡村村長巖香和傣族小夥巖臘勇也受到瞭觀眾的廣泛關註。表明要回傢提親的阿勇,卻一直陪著大傢身邊提供各種幫助。熟悉雨林裡一草一木的“森林之王”看似嚴苛,內心的細膩和柔軟都流露在言語之間,讓觀眾感受瞭當地獨特的風土人情。

            在俞杭英看來,脫離瞭人的食物就失去瞭打動人心的溫度,自己在錄制過後回想起食物的同時,腦海中浮現的依然是這些人。因此在《野生廚房》中,會特別去突出人和食材之間的關系,映射出背後深厚的情感和故事。

            嘉賓們望而生畏的“蟲蟲宴”,是基諾山居民們習以為常的美食。“森林之王”制作包燒、竹筒飯的技能,來源於從十多歲就跟隨父輩進入熱帶雨林的經歷,是他對父輩手藝的傳承。酉陽土傢族苗族自治縣的傳統飲食孔飯,其原材料花田稻谷自唐宋開始就被歷代朝廷定為“貢米”。我們最向往的“野生”,恰是他們最真實的“人生”。

            每個特色食材背後的文化歷史,當地人的生活狀態能夠全方位地展現在觀眾面前,得益於團隊前期的生活體驗。選定瞭每一個拍攝場所之後,團隊都會在當地住上10天以上的時間,瞭解當地燒菜的風俗習慣、周邊有什麼好吃的、附近有什麼小動物出現。隻有獲取瞭整個村子的信息,才能保證藝人的體驗和節目的呈現。

            化學反應十足的嘉賓陣容,人與食材背後的故事,再加上美食、美景的襯托,讓《野生廚房》呈現出瞭既讓人垂涎欲滴又讓人心生向往的上乘質感。

            專註原創節目開發,用匠心打磨優質內容

            相比於《野生廚房》前往的旅行地,國內原創綜藝節目的生存環境似乎更加險峻。前幾年還在講究“黃金前三集”定律,如今“一期成爆款”成為市場和觀眾對於原創綜藝節目的新要求,盡管爆款的出現已越來越難。

            作為一傢致力於開發原創內容的制作公司,原子娛樂用去年一年的時間原創瞭《王者出擊》,今年又用將近一年的時間制作瞭《野生廚房》。當第一、二期節目播出後沒有馬上獲得極高的熱度,團隊依然保持著一個較為平穩的心態。“幸運”是俞杭英提到最多的一個詞,第一層幸運來自藝人的投入,“打頭的就是汪涵,他始終對我們報以非常大的寬容度和信心”。

            更幸運的是團隊一開始就找準瞭大的方向,後續的修正和細節的完善就相對得心應手。每一次錄影過後團隊都在不斷復盤,並在節目播出後結合網友的彈幕意見進行調整。看到網友對祖國大好河山、美食特寫的感嘆,後期逐漸加大瞭這些治愈內容的比重。面對“時長不夠”的需求,團隊意識到觀眾是想看到更多嘉賓自然真實的狀態,於是放出瞭更多未經過多剪輯的能體現進程的畫面。

            嘉賓們搭乘房車天南地北到處跑,節目本身也一直處在“行進”的生長動態中,從第三期開始收獲瞭一直的口碑,從第八期開始又邁上瞭新的臺階。在不斷的摸索和打磨中,節目的綜藝飽和度和主題的豐富性都持續提升,《野生廚房》舒展成瞭團隊最初希望的樣子,也獲得瞭市場和觀眾的認可。

            節目肉眼可見的成長背後,是俞杭英團隊從始至終的堅守,“一直拼到最後一刻,我們希望每個作品都這樣做,不管是去年的《王者出擊》還是現在。”俞杭英說,她希望,能通過一個個原創優質節目,讓“原子娛樂出品”成為一種品質保證。

            這份對原創節目細致打磨的精神,在當下浮躁的綜藝市場中顯得越發珍貴。在影視產業觀察看來,對於像《野生廚房》這樣沒有模版可以借鑒的原創節目來說,必定需要一段時間來完成自我進階。正如俞杭英在開播手記中寫道的那樣:如果你願意相信,後面還會越來越精彩,每周六及周日中午12點,讓我們持續關註《野生廚房》。